Ge of Apollo

我一直都觉得,我们存在两个世界之中。一个是我们肉身在其中行走的世界,在那里,大房子,金钱,社会地位。。。。都是保护,避免肉身直接被现实打磨到血肉模糊。而另外一个世界,我们可以扯下一切的外壳,袒露身心心脏,拿一些永恒的问题打磨自己,即使破坏生活也在所不惜。于是就像鱼一样,周期性的一样挂掉鳞片,周期性的自我怀疑,周期性的自我厌恶。。。。。。

一首诗歌

daisylau:

【原诗】

待我长发及腰,将军归来可好。


此身君子意逍遥,怎料山河萧萧。


天光乍破遇,暮雪白头老。


寒剑默听奔雷,长枪独守空壕。


醉卧沙场君莫笑,一夜吹彻画角。


江南晚来客,红绳结发梢。


【回信】


待卿长发及腰,我必凯旋回朝。


昔日纵马任逍遥,俱是少年英豪。


东都霞色好,西湖烟波渺。


执枪血战八方,誓守山河多娇。


应有得胜归来日,与卿共度良宵。


盼携手终老,愿与子同袍。

评论

热度(18)

  1. 时光daisylau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Ge of Apollodaisylau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