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e of Apollo

我一直都觉得,我们存在两个世界之中。一个是我们肉身在其中行走的世界,在那里,大房子,金钱,社会地位。。。。都是保护,避免肉身直接被现实打磨到血肉模糊。而另外一个世界,我们可以扯下一切的外壳,袒露身心心脏,拿一些永恒的问题打磨自己,即使破坏生活也在所不惜。于是就像鱼一样,周期性的一样挂掉鳞片,周期性的自我怀疑,周期性的自我厌恶。。。。。。

醉卧寒林:

《三伏闲居》

檐下斗笠空挂,门首邮箱蛛网;
邀三两白头翁,唠几句浮沉嗑,瓦灶旁浊酒天涯。
凭红尘万丈,醉里高卧且睡煞。

说什么书礼缵缨那话,诚不若竹篱茅舍人家;
残叶车顶斜,野猫棚顶望,便觉得风清柳畅。
老妻拙子甭劝咱,且撷黄花霜鬓插,
无愧当摄郎。
【丁酉三伏,暑气蒸腾,随意1865,取一笠、一猫、一叶、一信箱,杜撰一故事,醉意浸心,随意吟哦,也是一乐。背景音乐为李霆祥元曲古韵《沉醉东风》】